歡迎您登錄寶葫網

杜牧的創作狂想,還是未成的爛尾樓?——千古阿房宮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墻。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斗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長橋臥波,未云何龍?復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冥迷,不知東西。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凄凄。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

妃嬪媵嬙,王子皇孫,辭樓下殿,輦來于秦。朝歌夜弦,為秦宮人。明星熒熒,開妝鏡也;綠云擾擾,梳曉鬟也;渭流漲膩,棄脂水也;煙斜霧橫,焚椒蘭也。雷霆乍驚,宮車過也;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燕趙之收藏,韓魏之經營,齊楚之精英,幾世幾年,剽掠其人,倚疊如山;一旦不能有,輸來其間。鼎鐺玉石,金塊珠礫,棄擲邐迤,秦人視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秦愛紛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使負棟之柱,多于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于機上之工女;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于周身之帛縷;直欄橫檻,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嘔啞,多于市人之言語。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使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唐杜牧《阿房宮賦》


《阿房宮賦》是唐代文學家杜牧創作的一篇賦體文章。文章通過對阿房宮興建及其毀滅的描寫,生動形象地總結了秦朝統治者驕奢亡國的歷史教訓,向唐朝統治者發出了警告,表現出一個正直文人憂國憂民、匡世濟俗的情懷。全文運用了想像、比喻與夸張等手法以及描寫、鋪排與議論等方式,駢散結合,錯落有致。文章語言精練,工整而不堆砌,富麗而不浮華,氣勢雄健,風格豪放。

然而歷史上阿房宮的真實狀況又是如何呢?

阿房宮,是一組始建于秦朝的宮殿,始建于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秦朝滅亡前后廢棄,相傳其被項羽縱火焚毀。1923年,考古工作者開始尋找阿房宮遺址,并最終確認一組位于今中華人民共和國陜西省西安市長安區和未央區的交界處的夯土基址為阿房宮遺址,這些基址主要位于阿房村的周圍,其中主要遺跡包括前殿、上天臺、磁石門等遺址。1961年,阿房宮遺址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2002年的考古發掘中,考古工作人員發現該建筑并沒有被火焚燒過的痕跡,而整個阿房宮在被毀之前并未建成。2012年,阿房宮遺址公園正式立項建設。

建造與被毀

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阿房宮正式開始興建,而阿房宮只是暫定名,原計劃在該宮殿建成之后更名。建造阿房宮的目的,存在“原有宮殿不夠用,需要另建”和“統一六國后展示國力”等說法。建造時修建阿房宮的勞役和修建秦始皇陵的勞役合計70余萬人。秦始皇去世后,修建阿房宮的勞役被調去給秦始皇陵覆土,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四月,秦始皇陵完工,阿房宮工程復工。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右丞相馮去疾、左丞相李斯和將軍馮劫上書秦二世,以“國內起義四起、賦稅繁重,而建造阿房宮太過耗費國力”為由,請求停建阿房宮。秦二世并未采納,將三人打入獄中問罪,并革除了三人的職位。之后劉邦率起義軍攻入咸陽,秦朝滅亡。項羽率軍抵達咸陽后,在咸陽劫掠并屠城,還放火燒毀了咸陽的宮殿,但燒毀的宮殿中是否包括阿房宮,阿房宮此時是否已經完工,史籍并未寫明。出于政治的目的,自西漢開始,阿房宮作為秦始皇的重要罪證而在諸多文學作品中被故意夸張化處理。唐朝時,杜牧所寫的《阿房宮賦》認定項羽燒掉了阿房宮,文中還認定阿房宮被燒毀前已經建成,這種觀點影響了后世很長一段時間。北朝時,此處曾建有佛寺,唐宋之后成為農田。

調查與發現

阿房宮的具體位置在《史記》中并沒有記述。后來《水經注》稱阿房宮位于漢代長安城西南,而《括地志》記載阿房宮位于唐代長安城西北。時人對于阿房宮的認識源于《史記》,將一座東西長南北窄、除南面外三面環墻的夯土基址認定為阿房宮的遺址。1923年,國立北平研究院史學研究所在陜西開展考古工作,參與此次工作的蘇秉琦在相關的著述中稱,1923年的調查中,他們得知位于明清長安城西側二十余里的阿房村南有一座人稱“上天臺”的大土臺被當地人認為是阿房宮遺址,但根據考古工作人員的調查,真正的阿房宮遺址位于“上天臺”西側約1千米的位置。蘇秉琦的這個論斷也被認為是第一次于近代認定阿房宮遺址具體位置的論斷,但是這次考古工作的負責人徐炳昶、常惠卻認為阿房村及“上天臺”才是阿房宮遺址。

 建國后,1951年至1956年,蘇秉琦和石興邦帶領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再次在陜西調查古跡位置,這次調查的配圖中標出了阿房宮遺址的位置,該位置位于阿房村的東南,與1923年蘇秉琦的調查結果基本一致。1956年8月6日,陜西省人民委員會公布阿房宮遺址為陜西省文物保護單位時,給出了兩個不同編號的阿房宮遺址,這個編號在1961年公布阿房宮遺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時消失,兩處遺址此后均被認為共同組成了阿房宮遺址。

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考古工作者對阿房宮遺址進行了多次調查和試掘,探明和認定了多處遺址。20世紀70年代,阿房宮遺址在農田基建中遭到嚴重破壞,上天臺遺址頂部被農民平整,大量柱礎和甬道遺跡被毀,這一平整活動在被發現之后被國務院叫停,并安排考古人員進行了搶救性發掘,這次發掘在一組基址群中發現了大量巨型石柱礎,并且出土了大量寫有小篆“北司”、“左宮”、“右宮”等字樣的瓦片,考古工作者認定這組基址群即為阿房宮的北司遺址。2002年10月,國家文物局批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組成阿房宮考古工作隊,對阿房宮遺址進行考古勘探、試掘和局部發掘。這次發掘的重點為阿房宮的前殿遺址。這次發掘證實了阿房宮在被廢棄之前并未建成,同時也并未發現任何被火燒過的跡象,這次發掘的結果徹底推翻了《阿房宮賦》的內容。但有意見認為前殿遺址已被當地農民平整過,不能排除是否有紅燒土的存在,對此當地農民表示,當年平整的土并沒有運走,只是就地推平。

2002年至2007年,相關機構對阿房宮遺址進行了為期5年的考古調查,明確了阿房宮遺址的范圍。

遺跡分布

阿房宮遺址總面積達6平方千米,位于長安區和未央區的交界。遺址總共分為七個大區:

第一區位于阿房村南側,共有三處建筑基址。一號基址為三座中最大的一座,高14.98米、周長230.4米的呈不規則圓形遺址,即上天臺遺址。該遺址周圍除南面外均有夯土分布,西南側分布有6小塊殘存的夯土基址。上天臺遺址北側疑似有一處院落遺址。二號基址位于一號基址北側,總面積16354平米,應為一座大型院落宮殿建筑群。該基址西側被現代土壕破壞以至于露出斷面,東北部被小學操場蓋壓。三號基址位于二號基址北側,是一座面積289平米的獨院建筑,頂部為耕土所擾亂。此外上天臺遺址東南方向還有一處湖泊遺跡,面積約0.2平方千米。一號建筑基址南側有一座戰國時期的烽火臺。

第二區位于第一區西側,是阿房宮前殿遺址及前殿廣場所在地。其中前殿遺址現存東西長1200米、南北長410米、高7至9米的夯土臺基,遭毀壞之前的范圍則為東西長1320米、南北長420米。該臺基為夯筑,平面自北向南略微傾斜,臺基東側和西側被現代活動挖出斷崖,北側呈五級臺階,每級臺階寬1至2米,高2至4米。臺基頂層北側殘存土梁,高出臺面2米左右,厚3.6米,應為倒塌的夯土墻。臺頂出土大量瓦片。臺基南側為一座大型廣場,廣場南側有4條道路向前延伸。

第三區位于阿房村北側,第二區的東北方向,共有四處建筑基址,其中一處由4塊大小不一的夯土臺基組成的建筑群,即為北司遺址。其余三組建筑均保存較為完好。該區另有一座8萬余平米的湖泊遺址,部分位于村落之下。

第四區位于第二區北側,主要遺跡為一座480平米的單體建筑基址。

第五區位于第四區北側,藺高村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工程大學附近,主要建筑為武警工程大學操場上的磁石門遺址,該遺址實測面積為4000平米。

第六區位于第四區北側、第五區西南側、西戶公路以東,有一片由四處基址組成的建筑群,總面積1274平米。

第七區位于西戶公路以西,有三座建筑基址,遺跡普遍被磚瓦廠嚴重破壞。


由此可見,詩人杜牧借古諷今,通過對阿房宮的的描寫與抒情,表達對國家的政治見解和抱負,而并非是真實史實的詩歌再現。


0

0條評論

評論
(共 0 條) 上一頁 下一頁
国产高清亚洲精品视频